阅读文章

您现在的位置:海门视窗>> 新闻中心 江风海韵>>正文内容

逼退富安镇日寇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年03月14日 点击数:

  □ 丁士风

  突击拆镇拒敌

  1944年农历六月初六前夕,富南乡获得盘踞在四甲坝的日寇第三次要来侵占富安镇的情报,广大群众无比痛恨地说:“东洋人(日寇)赛虎狼,我俚吃足了烧杀抢奸的苦,坚决斗争到底!”考虑到日伪军两次赶走后还不死心,又要来筑据点,民兵大队长何凤生出主意“坚壁清野”,干脆把镇搬往乡下去,不让敌人有房子住。这马上得到镇上商民和全乡民众的一致赞同。

  为保护镇上商民利益,何凤生派出民兵对外围6个敌人据点放好警戒,武装保卫拆镇;并让商家转移到乡下黄家仓、香台庙等处摆起40多个货摊,还搞串村走埭的流动销售,以解决商人生活和群众购物的困难。

  拆镇拒敌,全体商民和广大群众齐心协力。大家从当夜开始,拆的拆,运的运,争赶时间。他们把拆下的许多木料、砖瓦、室内的家具等,都运往乡村里暗藏起来,凡能沉入水中的就投进沟河里,不让鬼子搜查到……

  突击拆镇至初六午后,负责警戒的民兵赶来报告:西边四甲坝据点的近80个日伪军荷枪实弹,押着5辆装满粮食的车,气势汹汹往这里窜来了。这时,民兵们一边阻击敌人的进犯,一边保护群众安全转移。

  六次平毁碉堡

  这次日伪军一到富安镇就傻了眼:看不到一间房屋,只见大片的碎砖瓦片屑,和未及拆走的那些断墙残壁。去哪里宿营呢?敌人强占北面一里外的几间小屋作临时营房,到了夜里,还遭受民兵们的枪弹射击,随时都会丢命。

  因不敢下乡抓民伕,第二天四甲坝鬼子从早市上押来近百个农民,到富安镇筑碉堡。没有木材,敌人就滥砍镇边树木;没有砖块,就挖墙脚。

  当碉堡筑到人把高时,何凤生在深夜组织民兵突入富安镇,这边持枪民兵封锁鬼子的临时营房,那边拿工具的民兵一口气把筑起的碉堡平毁。

  就这样,民兵们连续搞了6次,鬼子的碉堡怎么都筑不成。

  与此同时,鬼子每天从四甲坝抓来民伕筑碉堡,半路上总会遭受富南乡民兵的伏击,让民伕们逃离。

  在这10多天里,鬼子不但无法筑起碉堡,而且频频遭到民兵的打击。但敌人并不死心,又从四甲坝调换来一批鬼子。

  这批鬼子更狡猾,在碉堡旁边挖了大坑,白天和夜里持枪死守,才慢慢地把碉堡和营房筑起来,而他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有天清晨,鬼子出来洗脸时,受到民兵突然射击,一下就给打倒了6个。

  不让鬼子下乡

  为了封锁鬼子,不让他们下乡行凶作恶,富南乡改变地形。

  一天夜里从黄昏到四更,何凤生带领300多武装民兵,一边监视据点里的敌人,一边挥舞铁锹,把富安镇四周横河、竖沟所连接的坝头、路径全部掘掉,并且挖成一道3里多长围困据点的封锁沟,让鬼子的碉堡、营房处于“孤岛”上。

  第二天夜里,全乡4000多群众个个拿了铁锹和翻耙,把“封锁沟”外面所有的大道与小路都挖掉,变成坎坎坷坷的不能行走,还将39条行人坝变成沟河,大小17座桥梁全部拆去,连桥桩都拔掉。同时,他们筑新的行人小道,造暗坝,搭移动浮桥……这样,让敌人下乡寸步难行,即使来了也进不去,而群众来往却自由自在。

  经过连续两夜突击,全乡完全改变了地形。紧接着,由青壮年去各处放哨,尤其在河口、暗坝、浮桥等处严加看守好。只要一发现据点里的日伪军出动,各哨位快速通知群众转移,由持枪民兵凭着田野里的“青纱帐”伏击敌人。一次鬼子带着竹梯下乡,到河口想搭桥,被民兵拦住阻击,吓得他们扑河窜回。还有一次鬼子下乡抢走两座桥板和一只木船,当天夜里,民兵潜入据点,把被抢去的原物全部夺回。

  设法困死鬼子

  要赶走日伪军,先困死他们。为此,富南乡民众创造了种种斗争方法。诸如——

  不让敌人喝水。鬼子在碉堡和营房四周开挖了里外两条围沟,既用作防御,又解决饮水问题。群众纷纷把自养的狗杀掉,大热天很快腐烂,让民兵在夜里把死狗都丢入据点围沟里,还挑了一担担粪便泼入那里的水中与路上,日日夜夜臭气刺鼻,使敌人叫苦连天。

  不让敌人吃饭。富安镇外围的群众,都把食品暗藏起来或转移出去,敌人下乡抢,就遭到民兵伏击。鬼子派便衣去四甲坝搞粮食,回来的路上被民兵擒拿。鬼子武装掩护去搞粮食,民兵埋地雷爆炸。

  不让敌人出动。鬼子在据点的围沟上架了木桥,用于下乡干坏事。到了深夜,武装民兵在围沟外禁戒,让擅长水性的民兵潜入沟中,将桥板与桥桩全部取走。

  不让敌人安生。白天,民兵伪装后四处布防,用心捉拿鬼子派出的搞情报、通信的特务,与潜逃的伪军。到了夜晚,民兵扎了稻草人安插到据点的周边,让敌人胡乱开枪,闹个整夜不宁。同时,民兵们采用偷摸战、诱捕战、困扰战等战术,随时随地打击敌人,让他们一直处于惊惶失措的恶梦中。

  彻底动摇敌人

  地里玉米成熟。富南乡民兵为保卫群众秋收,将田野作演兵场,肩扛长枪上插树杈装作的“机枪”,一边做着动作,一边高喊“冲呀杀呀……”显得威风凛凛,气势雄壮,让碉堡上放哨的敌人远远地望着,为之胆寒!

  攻敌要攻心。民兵自行编写了“天天等你们下乡,为啥不来呀”、“德国败,日本快,不投降,见阎王”、“好人不当和平军(伪军),回头反正不送命”等许多标语,摸黑贴到鬼子的据点里去。

  果然,据点里的敌人彻底动摇了。这时,何凤生看到敌方两封信。一封是伪军头目秘密捎来的,说“饶恕饶恕吧,我是混碗饭吃的,求求留条路我走”。另一封信是伪军队长向四甲坝上司求救给民兵截获的,写着“驻军煮饭无粮,炒菜无盐,职实难坚持……”

  于是,富南乡民兵决定对据点里的日伪军进行更大的打击,组织突击队往鬼子碉堡、营房白天伺机射击,夜晚近前投掷炸药包、手榴弹,在敌人出外的路上埋设地雷,打伏击,痛痛快快地杀伤他们……

  鬼子狼狈败撤

  饥饿、疲乏、死亡交织在一起,侵占富安镇的日本鬼子难以苟延残喘了!

  “轰隆隆!”农历九月初六上午,据点里发出一声巨响,并冒出股股黑烟,鬼子自行炸毁碉堡,带了伪军,跟着从四甲坝赶来一群保护他们的鬼子,灰溜溜地败撤,这也表明他们死了卷土再来的野心。

  这时,富南乡广大民兵和群众,望着侵略者垂头丧气狼狈地往四甲坝而去,个个欢欣雀跃,拍手叫好,并找来锣鼓敲打,欢庆斗争赢得的胜利!

  鬼子被逼撤富安镇后,人们往据点里拥去,见敌人临走前在墙上贴了几张纸,写着“我们走了,请你们不要打……“哈哈!这是敌人的告饶书!”“侵略者的下场真可耻!”大家说着,欢快地笑着……

  日寇侵占富安镇3个月,就给当地民众逼走,成为一首正义胜利的颂歌!

  (由当年亲历者李见堂、蒋朝龙、许少青等提供素材)


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