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文章

您现在的位置:海门视窗>> 新闻中心 江风海韵>>正文内容

南布洲之谜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年08月05日 点击数:

长江浩浩汤汤,奔腾千里,泥沙俱下。扬州以下平原,无一不是它的杰作。长江入海口,广阔百余里,水流趋缓,海潮相托,沙洲慢慢生成。

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长江是雕塑师,有的沙洲生成了,日益壮大;有的沙洲消失了,没留下丁点痕迹,成了历史谜团。南布洲即是。

 

胡逗洲是南通最早沙洲

 

说到南布洲,不能不从胡逗洲说起。

《太平寰宇记》泰州·吴陵县条下记载:“胡逗州(洲),在县东南二百三十八里海中,东西八十里,南北三十五里,上多流人,煮盐为业。梁太清六年,侯景败走,将北赴此州,为王僧辩军人所获。”

这是较早的关于胡逗洲记载,其他史书,基本与它一致。这也是南通沙洲的最早记载,时间在魏晋南北朝时期(公元552年),沙洲已发育成700平方公里的大岛。其后相当一段时间内,没有看到史书记载有其他沙洲。

王僧辩等军人,偶尔来到这一无名沙洲,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——抓住了逃跑中的皇帝。为了报告这一历史事件,临时给沙洲取了个名字“胡逗洲”。侯景虽曾是皇帝,却是个胡人,为表示对他的轻蔑,以胡人称之。胡逗洲,胡人侯景曾短暂逗留也。

侯景,臭名远扬。当地人耻于侯景逗留而名,就说逗或为豆。胡豆就是寒豆,南通一带是湿温带,寒豆过冬即烂,不能大面积野生繁殖。

其实侯景是一代枭雄,擅长骑射,自封为“宇宙大将军”,起兵进攻南梁得逞,自立为皇帝,改国号为“汉”,称南梁汉帝。可当时,侯景被看作反贼,为国民所不容,称帝第二年就被推翻,外逃途中为部下擒拿。“将北赴此州”,是他想暂时隐居,说明侯景事前知道有这一无名小岛。侯景被时人痛恨之极,王僧辩将他的双手截下交给高洋,头颅送至江陵,尸体暴露建康街头。当地百姓将其尸体分食殆尽,连其妻溧阳公主也分得一杯羹,尸骨烧成灰后,有人将其骨灰掺酒喝下。这样一个反贼,南通人怎会因他曾逗留而命名呢?

 

南布洲位于狼山之南

 

在文史专家陈金渊、管劲丞之前,一般沿袭乾隆元年《江南通志》的说法:“扶海洲,通州地。”就连近代诗人范当世也在诗中吟“过我江南扶海洲”;状元张謇则将自己的住宅命名“扶海垞”。

陈金渊、管劲丞研究后认为扶海洲不在通州,在通州境内的是胡逗洲。这是他了不起的发现。

胡逗洲在什么地方?管劲丞认为“定然”在现南通市区。可能他忽略了《太平寰宇记》关于静海县的记载。《太平寰宇记》记载:“静海县,三乡,随州置,管盐场八;古横江在州北;元是海,天佑中沙涨,今有小江,东出大海。”

公元904年,天佑涨沙,那时才有静海地区,随后涨接海陵,姚氏政权开始雄镇搬迁,政治、经济中心西移,奠定现代南通根基。

今南通市区不是原胡逗洲所在,那么胡逗洲在哪里?眼光往南看。

南宋《舆地纪胜》记载:“布洲夹,在静海县南四十里,潮势如箭激。南布洲,旧是淼然大海,其中涨沙,复为布洲场,今为金沙场。东布洲,元是海屿沙岛之地,古来涨起,号为东洲,忽有布机流至沙上,因名布洲。既成平陆,民户亦繁。”

原来,东布洲即东洲,即布洲。布洲夹,是布洲中段的一夹江。布洲夹,位于狼山南,吴陵县东南。

阅读现代地图,狼山南部区域在泰州正东南,距离泰州约二百三十八里;南通市区位于泰州东部偏南,距离泰州约二百三十八里。历史记载,现南通市区在唐天佑以前淼然大海,而狼山南部区域则沙洲连绵。显然,魏晋时记载的胡逗洲,位于狼山之南,已经演变为布洲夹、东布洲、南布洲。

南宋《舆地纪胜》本身持这个观点,它在《通州·人物·姚原道》条下载:“世居东布洲,即今静海也。”

宋白的《续通典》,也持这个观点。《续通典》云“武德初(公元618年)大江中涨二洲,因置东布洲,在通州东南”。《续通典》为清前期奉敕编修,记唐至明末典章制度的政书,它所言的通州,唐代尚未设立;它所言的东布洲,显然来源于自己判断。

由此可知,天佑年间,公元904年涨出连接海陵的沙洲,虽称为静海,实际仍然属于东布洲、东洲、布洲。

南宋《舆地纪胜》所载的“复为布洲场”,可以这样理解:原来布洲西的煎盐场所没江,后又涨出来了,重新成为布洲场。旧东洲、旧海门有一批人,逐浪而居,岸坍而退,滩涨而进。笔者从青龙港的老居民那儿,发现这一现象①。

那么复为布洲场在什么时候呢?

可从历史资料中寻觅。

根据上面所引宋白《续通典》记载,虽然才过六十六年,沙洲没而复涨,一分为二,称东布洲。

根据《唐大和尚东征传》记载,鉴真和尚于天宝七年(公元748年)启程东渡日本,途经狼山,称“常州界狼山”。时间过一百三十年,狼山孤悬海中。

时间又过一百二十多年,到唐乾符二年(公元875年),浙西西道任命有战功的王郢为狼山镇遏使②,而王郢却因朝廷没有给军饷而作乱。此当复为布洲场时,沙洲几经沉浮,终于涨接狼山,地域广大,被设为狼山镇;因另一沙洲在狼山南,故以南布洲名之。

由此可知,复为布洲场时间,在设狼山镇前,即公元875年前。狼山镇为东南向长型沙洲,曾一度两沙洲相并,后又被江水冲离,形成布洲夹。《舆地纪胜》记载的就是这阶段情形。于是,布洲夹之东沙洲为东布洲;布洲夹之西沙洲,因在狼山南被叫为南布洲,又因其上盐丁煮海,叫为布洲场。南布洲没江后,东布洲代表整个沙洲。

由此可以认为,梁太清六年(公元552年)发现的沙洲,虽称为胡逗洲,实际为东洲、布洲,地点在狼山东南。

 

会走的南布洲

 

唐乾符四年(公元877年),朝廷平定王郢之乱后,狼山镇一时无主,各方土匪强盗来去纷沓,扰乱百姓。纷争中,一支淮南姚氏武装称雄,担负起保境安民责任。唐天复二年(公元902年),淮南道节度使杨行密被封为吴王,把常州收归其管。姚氏武装向杨吴政权称臣。杨吴设东洲镇,姚存制任镇遏使,从此东洲归淮南管辖③。

唐天佑年间,狼山之北,涨起一片东南向沙洲(现南通市区一带),不久与海陵相接。

此地由海变陆,故叫为静海。静海并岸,长江北向主流遂断;长江主流改向,在今江阴与张家港交界处拐了个弯,流向东北、东南。布洲夹水势更猛,布洲场即南布洲又没江;由于海潮的缘故,部分沙土在狼山西部堆积。狼山脱离东洲镇,东洲最西部发展成与狼山相连的大沙洲;沙洲随即也脱离狼山,部分与北部静海相连,部分继续沉浮,至清咸丰年间,完全与江南并接;并接江南沙洲,居民语言与海门厅基本一致,新中国成立后先为沙洲县,后为张家港市。

静海并岸,部分沙土输送到东洲北沿,东洲南坍北涨,仍呈东南方向,只不过逐渐是由狼山之南变为狼山之北,可谓鬼斧神工。

长江有着惊人的塑造力,布洲夹成为江南的一块沃土。当年南布洲居民,逐浪而居,随着沙洲的变迁,不断迁徙。由于狼山西的沙洲,处在江水中,无盐可煎,适宜耕种,南布洲农户纷纷迁入。约在今南通东南四十里处 ,适合煮海烧盐,南布洲盐丁聚居于此筑墩煮海,成为五代时杨吴政权的经济支柱之一,遂称为金沙场,使沙洲最东“醝峙山岳”的东海总场黯然失色;东海总场至宋代,逐渐演变为吕四盐场以及利丰监;而金沙场盐民向两边扩散到北海七场:石港、丰利、永兴、西亭、金沙、利和、余庆和利丰一监。宋初有东西两个利丰监④。

在长江流水的作用力下,沙洲总体是南坍北涨。明正德年间《崇明县志》的附图,反映了这一情况。

 

 

《崇明县志》的附图告诉我们,洪武时期的崇明县城位于东沙,接近长江南岸的宝山。而据万历《新修崇明县志》,“至元十二年(1352年),知州程世昌徙州于北十五里”。元代崇明州治距南岸更近,后来或成江南之地。崇明时代县城北迁四次。而宋初的东沙,与宋海门县城“比境”⑤,接近长江南岸。

读图,我们理解了《康熙两淮盐法志》记载海门吕四段范公堤坍入江南的真实;读图,我们理解了唐中后期,将狼山、狼山镇、布洲,划入常州管辖的原因;读图,我们理解了东洲地理位置变化的脉络。

考察金沙场,我们至少大致了解它的位置变化:由狼山之南到狼山之东的姜灶港镇东南、从姜灶港镇东南往北到正场,再到现金沙。不是南布洲会走,而是布洲盐民是经过通利公蒋司徒⑥精心培养出来的能工巧匠;他们不辞辛苦转迁,为淮南盐业作出巨大贡献。

 

南布洲是设为大安镇的布洲

 

金沙是南布洲,除了民间流传外,除了《舆地纪胜》记载或其他书籍引用外,不见于正史。其原因,《舆地纪胜》说清楚了。

《舆地纪胜》记载:“海陵之东有二洲,唐末割据,存制居之,为东洲镇遏使。制卒,子廷珪代之,为东洲静海军使。廷珪始筑城。钱镠遣水军攻破之,虏廷珪。而吴,又命廷珪犹子彦洪为静海都镇遏使,修城池官廨,号静海都镇。今城是也。改东洲为丰乐镇,顾俊沙为崇明镇,布洲为大安镇,狼山西为狼山镇。至南唐李璟嗣位,补静海制置使。显德三年,唐静海制置使姚洪,帅兵民万人奔吴越之地。”

姚氏政权第三代领导人姚彦洪,设置了静海都镇,完成了从东洲到东洲静海到静海的华丽转身。静海即现南通城区,完全成为经济、政治的中心。可从所设置的四个镇看,没有南布洲。南布洲哪去了?

唐乾符年间设狼山镇时的“海陵之东有二洲”,指的是东布洲、南布洲。

从历史中寻找吧,先回顾东洲历史。自东洲归淮南管辖后,江南吴越政权心有不甘,于公元908年突然发兵破东洲城,淮南死一万多将士,战况激烈。淮南体大,东洲已与海陵相连,立即派兵复取东洲。此时,姚存制五十多岁,开始实施雄镇西迁工程,可他对外称病,让儿子姚廷珪代为管理,任东洲静海军使。公元919年三月,吴越、淮南爆发狼山海战,吴越大胜,姚廷珪在内的七十副将被俘,一千多人被杀,四百艘战船被烧;而已届花甲的姚存制,因诈死而存。五代时有领养能人为养子的习惯,权臣徐氏自己也领养一子。他获知战败报告后,以侄孙女妻吴兴姚彦洪,指定为廷珪犹子,任为静海都镇遏使。公元919年七月,权臣徐氏亲自带兵抵御吴越军队攻打常州,获得大胜,斩首万余人,获很多俘虏。权臣徐氏是个政治家,公元919年七月,以吴王名义写信给吴越,归还所有俘虏。吴越王也回信请和,放回姚廷珪。从此两国息兵养民,静海百姓得以安居乐业二十多年⑦。在此期间,雄镇迁移基本完成,姚彦洪在静海修城池官廨,修报恩寺⑧(后改光孝寺)。此寺系东洲迁来,为报恩而改建。

此时,东洲经休养生息,欣欣向荣,一下子建四个镇,改名为静海都镇,相当于现在设区的市。此时南布洲,不只是指金沙场了,其在狼山之北的新涨沙洲,即通吕水脊,东西距离百余里,南北距离五十多里,其上有七个盐场;其在狼山之西的新涨沙洲,也蔚为大观。因此姚彦洪将东布洲新涨之地称为布洲,设大安镇,因西部设静海都镇,就将大安镇治选择在布洲东头;将东布洲老土称为东洲,设丰乐镇;把狼山西的沙洲,设为狼山镇,此为历史上的第二个狼山镇;把顾俊沙、东沙,设为崇明镇。

南布洲消失了,摇身变为(新)布洲和狼山之西沙洲。大自然就是如此神妙。

天祚三年(公元937年)十月,杨吴睿帝溥禅位,权臣徐氏已故,其养子徐知诰即位称帝,改元升元。姚存制复出,赴西京朝觐,被封为东洲静海都镇遏使,回静海登狼山刻石留念。升元三年(公元939年),改国号为唐,史称南唐。公元943年,李璟嗣位,清算权臣徐氏故旧,姚彦洪受影响,聚族自焚而亡,其骨灰可能安放在报恩寺光孝塔,状元胡长龄曾立碑称其为支提塔。李璟设静海制置院,补任姚(匡)洪为制置使⑨。南唐保大十二年(公元954年),内门承旨姚承钧因患病在京城私人宅第去世,享年三十五岁。显德三年(公元956年)姚(匡)洪率领一万多人投奔了吴越政权,南通地区姚氏政权就此打上句号。姚氏政权先后历五代,七十九年。显德五年(公元958年),后周占领静海,设静海军,随即因与安南静海军⑩同名而改为通州,领二县:以狼山镇、大安镇为静海县,以丰乐镇、崇明镇为海门县。

南布洲消逝于历史的洪流中,深深地铭刻在人们的记忆里;金沙镇,至今仍保留有南布洲的古名;今又有南布洲新地名现身,足见南布洲谜团有着多么美好的历史内涵,我们大家都去继续探讨吧!

 

 

注释:

①原青龙港老居民周卫生如今健在,他家世代逐浪而居。

②见《资治通鉴》卷二五二。

③见刘弇《海门故城》。

④见明嘉靖《两淮盐法志》

⑤见崔桐《海门县志》。

⑥⑧见《舆地纪胜》。

⑦见《资治通鉴》 卷二六七。

⑨《资治通鉴》为姚彦洪,系姚洪之误;《舆地纪胜》记姚彦洪聚族自焚而亡。

⑩见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。

 

附:南通姚氏政权世系(877-956

一世       姚存制

二世       姚廷珪

三世       姚匡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姚(匡)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姚彦洪(犹子)

 

四世  姚匡裕长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二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三子 姚(承)愕     二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四子 姚承钧(与三子差一岁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五子 姚承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六子 姚承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二女

 

        姚彦洪长子 姚承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二子 姚承鏸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三子 姚承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四子  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五子  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六个女儿

 

五世       姚(承)愕    二女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姚承钧    伯子  姚继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仲子  姚顺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叔子  姚王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季子  姚胜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女


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